您的位置: 焦点关注>行业动态>

“超级版图与中国未来”

发布时间:2016-06-27 16:25:31  |  来源:中国网  |  作者:周蕊娟  |  责任编辑:王孟召

“超级版图与中国未来”

日前,由中信出版集团主办的“超级版图与中国未来”在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秋林报告厅举行。

《超级版图》作者、全球战略家、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顾问、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高级研究员帕拉格·康纳,国务院参事、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理事长、西南财经大学发展研究院院长王辉耀,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义桅,以及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林民旺出席了论坛,就“全球基础设施大连接”这一影响全球与中国未来最重要的趋势进行了重要讨论。

帕拉格·康纳:中国正在成为21世纪最重要公共品“基础设施”的提供者

帕拉格·康纳认为,当今的基础设施大连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明显,它分为三种:交通,包括道路,高速公路,桥梁等;能源,包括电网,石油网络等;通讯网络,包括光缆,卫星等。

    他认为,全球互联互通改变世界的一个重大变化,就是超级城市的出现。为什么打造超级城市群?因为超级城市群是一连串基础设施最便利、供应链网络最发达的 全球地理节点,超级城市群吸引着全球的资金、资源、人才、技术,小城市也必须将自身融入超级城市群, 这是获得繁荣的唯一方法。同时,供应链将代替任何超级大国或者多国联盟,成为稳定全球社会的锚,没 有任何国家,哪怕是美国和中国,能够打破供应链系统。供应链将全球迅速增长的超级城市连接在一起, 这对地缘政治、经济、人口、环境、社会认知都将持续产生深远影响。中国政府已经确定了26个超级城市群,这大大加强了中国内部的连接力和经济韧性。相反,美国只有加州硅谷,南部德州和东北部波士顿纽约这三个超级城市群,奥巴马曾经许诺的八条高铁网络并未实现。

    王辉耀:中国加入世界移民组织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同等重要

王辉耀认为,中国现在正在建立进入全球化的一个新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6年之前,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当时中国的贸易和中国GDP增长8到9倍;过去两年,中国启动了新的全球化战略。TTP、TTRP、亚投行、“一带一路”等全球化倡议相继提出和实施。从货物、资本、人员到电信流动,还有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正在变得比以往更佳重要。两周前,中国已正式宣布,中国会加入世界移民组织。王辉耀认为这一决定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一样非常重要。世贸组织是关于货物和服务的流动,而世界移民组织是关于人的流动。如何更好地实现跨国人员流动,以及就中国国内,如何更好地让中国三亿农民融入城市的生活,给他们提供生活设施,开发他们的潜力,这些都将决定中国的进一步发展。

王义桅:在上一轮全球化中被边缘化的国家将在“一带一路”中得到机会

王义桅认为,互联互通是一个新的全球化趋势,互联互通在中国的表现——“一带一路”由政府主导,但市场将发挥主要作用。在上一轮全球化当中被边缘化的国家,在“一带一路”中会得到机会。在这方面,中国、印度以及其他新兴经济体都有非常光明的未来,而不是欧洲。中国要在五年内,让五六千万贫困人口脱贫,再过30年,“一带一路”将把30亿人提升到中产阶级水平。

王义桅看来认为,中国在由技术主导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上将大有作为。他说,去年中国大学生毕业生760万中大多数人学理工科。中国一年产生理工科毕业生人数超过美国、欧洲、日本毕业人数总和,中国将拥有更多更开放的技术推动更有活力,更多元的市场环境。

林民旺:不可忽视“一带一路”的地缘政治含义

林民旺认为,不可忽视“一带一路”的地缘政治含义,中俄,中日,中印,中美等之间因基础设施供应链引起竞争将持续下去。修路即是政治,铁轨用中国宽轨还是俄罗斯窄轨,是条条大路通北京,还是条条大通莫斯科、新德里,其中包含了政治含义。而在“一带一路”向西走的同时,中国不能避开俄罗斯,需要一条从东北出发的线路,即现在的中俄门经济走廊,作为过去俄罗斯的加盟共和国,俄罗斯不允许中亚与其完全脱离关系。日本于2014年5月也已经出台计划,拿出1100亿美元投资亚洲基础设施,这是针对中国的应激之策。

“一带一路”同样也受沿线国家内部的政治影响。尼泊尔希望“一带一路”翻过喜马拉雅山,解决其因印度“断供”造成的石油短缺;内陆国家蒙古及哈萨克斯坦希望“一带一路”给它们带去出海口;同时哈萨克斯坦得到更多“一带一路”资源的同时,区域内如乌兹别克斯坦希望得到相同的经济收益,这些都是地区政治。

林民旺认为,我们需要从地缘政治角度更清晰地认识“一带一路”的机遇,及其地缘政治风险,并学习如何规避风险。

关于英国脱欧;

帕拉格·康纳认为,英国做法并不代表欧洲其他国家,相反有些国家还有排队等待加入欧盟。英国的形势经常和欧洲不一样,英国的货币本来就不是欧元,英国这么做,并不意味着其他国家也会这么做。在欧盟内部一直有一个行动“让英国自己离开”,不少欧盟国家最初也不想让英国加入,因为英国总是想要发挥主宰作用,而且在欧盟内部总是发出反对声音。英国脱欧可能会让欧盟更有凝聚力,英国就不会再阻止欧洲进一步一体化的步伐了。

王辉耀认为,现在我们正在看到英国要脱欧了,世界发生了变化,到底往好了变,还是往差了变,很难说。可能对欧盟是不好的,但是对中国是好的,也许欧盟将会更多地依赖于中国,依赖于亚投行,或者“一带一路”战略。但是这对于全球化来说,肯定也是一个挫折,对于全球迁徙也是一个挫折。

王义桅认为,历史上,英国一直俯视欧洲,当下的英国面向的是全球,因而不能说英国脱欧是民粹主义,民族主义,英国的选择是理性的,英国的未来不在欧洲,而在全世界。比如欧盟现在90%新增市场来自欧盟之外,脱欧后更方便与中国,印度这些国家打交道。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