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众创空间>知识产权>

风清夏夜半 思念七月长

发布时间:2017-07-02 22:35:18  |  来源:中国网  |  作者:吴棉国  |  责任编辑:邹添盛

  文/吴棉国

  图/肖长禄

夜,静静地划过。七月,已经悄然而至。

此刻,耳机里播放的是蒋敦豪的《天空之城》,旋律让受炎热煎熬的心情莫名地失落。那种感觉说不出,似乎没有原因,就是这样莫名的落寞。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面对恍惚琉璃的世界,再坚强再执着的人也会迷失或茫然,甚至还会忘记上路时的初衷,以至于面对孤独不能自拔,也不懂得如何放弃。最终,只能是孤独地忧伤着自己。

记得,去年的初夏,驻地草坪里的月季花依次绽放,似乎想挥手告别微凉的夏。当我在《我们约好了》(2016年7月5日首发)的旋律中写下《我在定西这半年》时,便已经准备离开,并着手开始为书稿《定西,我初见的模样》做准备。因为,我害怕自己在定西短暂的一年,会像电影《立春》中的台词所写到的那样:“每年的春天一来,实际上也不意味着什么,但我总觉得有什么大事发生似的,我心里总是蠢蠢欲动,可等春天整个都过去了,根本什么也没发生,我就很失望,好像错过了什么似的。”

因此,我在那个夏天,便执着地想着自己要怎样才能为这个四季,留下一点什么。

我就这样用努力为去年的回忆留下了自己的日记,不让时光被掩埋,当两本书稿付梓,终让我闻着墨香想起的时候,不至于忘记了去年那一刻自己曾经的样子,终让我再次面对那些熟悉的景色时,还能悠然地唤起了心底的往日情结——曾经翻过的一道道山梁、在沟里驻留过的藏寨、散发着木头味道的阁楼、洮河里鱼儿游曳的漫不经心……

思念,总是让人觉得有些失落。当又是一年的七月仲夏来临时,被热气围裹的心儿总是有些恍惚。

虽说回来后的生活好像还是那样,平淡地延续着。可没有了定西的七月,闲下来的心里就会像丢失了什么。但我也只能在夜里耸立街头,孤独地就着夏天的炎热,看着斑驳的光影,回味着往昔的模样……

一切就像咖啡里的方糖,将思念溶解在了苦涩的时光里。毕竟这一切,已终究是却再也回不到日记里的那个日期,是再不能默默看着所有的景致远去的背影。一如我而今,再也看不见丁香团簇的花开,摸不到炫丽紫斑的花瓣,闻不到风里芍药的花香……整个夏季,只有花落。留下的,也仅是夜里,心里一直想记住的,关于她的模样——

这天夜里,在写下这篇文字之前,我倚窗静静遥望,遥望窗外暮霭迷蒙。心头还是莫名地划过一丝“冰凉”。并在刹那间,有孤单席卷心头。这似乎让我恍然明白了,原来,世上最好的风景,也都及不上定西给我的记忆。

  七月的夜,有清风徐来

  染了一指忧伤

  和薄暮中的一缕微凉

  莫名地,将那搁浅的心事

  演绎成风的舞蹈

  在旋转着日子远去的尘梦中

  盛开,彷徨  

  当灵魂从故土抽离后

  我们往往都要用一辈子遗忘

  遗忘所有的痴念

  一如我而今站在海边的礁石上

  又念起那片塬陇的土黄

  想象着皓月当空

  那一条流淌千年的洮河

  岸边上的女子

  正和着流水声唱歌

  闪烁的星光,融化了她的寂寞

  可何以在她转身的瞬间

  泪水已随流年

  坠落成一道道忧伤的弧线

  描红了彩陶上执着于年华的婀娜

  从此为我

  推开了她的那一扇心窗  

  

  七月的风,从窗前拂过

  我在风里睡去

  又在夜的气息中醒来

  让思念,像一束无极的光

  吞没了心的张望

  那一个我经过和爱过的地方

  璀璨,还殇  

  
  
  
  

 
分享到:
0